强暴之恋   另类笑话   点击:加载中
强暴之恋 第二天中午,莫枫早早的就离开了家,本想还是去友谊宾馆的,后来想想,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,于是早上便与方慧芬联系更换了下面见面的地点,改在青阳路的茂源大饭店。  方慧芬自然不无不可,用短信与方慧芬再三确定了见面时间,莫枫迫不及待的赶到茂源大饭店,包下了9012号房间。  茂源大饭店是标准的四星级酒店,服务设施等硬件比友谊宾馆不知高出了多少倍,拉开窗帘,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面对着穿城而过的百姓河,视野非常的开阔。  莫枫满意的躺在硬实而有弹性的席梦思上,一想到待会就可以将风骚妩媚的方慧芬老师按在这张床上,肆无忌惮的玩弄她的身体,顿觉兴奋非常,看看时间才一点,莫枫心痒难耐的发了一条短信过去,问道:「出门了吗?」  方慧芬很快便回复道:「马上就走。」  莫枫催促的写道:「快点,别迟到了,在9012号房,记得穿得性感一点。」  「知道啦,主人。」  方慧芬发了一条笑脸短信过来。  莫枫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,把电视频道翻了一遍一遍又一遍,却完全无心看下去,又不时的翻动手边的塑料袋,里面装着待会会用到的东西,激动而又热切的期盼着方慧芬的到来。  忽然,短信铃声响起了,莫枫连忙打开手机,顿时兴奋的胯下硬直,这是方慧芬发来的彩信,写着我出门啦,配图则是她外罩一件长款卡其色风衣,里面仅穿着内衣的图片,本就丰满硕大的巨乳,在粉红色的交叉式聚拢胸罩的衬托下,显得格外的臃肿鼓胀,深邃的乳沟妙不可言,下身的粉红色三角裤除了裆部是整体的,其他部分全部是镂空的蕾丝,性感的令人血脉喷张。  「快点来,你这个骚货,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用我的大鸡巴日(淫色淫www.wo688.COM)你的骚屄的,快点。」  莫枫几乎是狂吼着发出了这条短信。  「嗯,主人稍等片刻,我很快就来,正在打车。」  方慧芬发完短信,将手机放入坤包内,在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迅速往宾馆方向驶去。  路上,方慧芬又接到了对方发来的短信,问道:「你女儿不知道你过来吧。」  方慧芬写道:「我把她支出去帮我买东西了。」  莫枫这次放下心,他可不希望再发生上次被黄茜盯梢的事情了,话锋一转,催促道:「快点。」  方慧芬回复道:「嗯,主人莫急嘛,芬奴待会一定会好好伺候您的。」  幸好,一路上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堵车,饶是如此也等了足足半个小时,莫枫才收到方慧芬进电梯的短信,他赶忙将门虚掩,然后闪身躲进了卫生间,然后给方慧芬发了条短信,让她直接推门进来,然后将床上袋子里的眼罩拿出来戴上。  方惠芬到了九楼,出了电梯,趁着周围无人,迅速的从包里拿出两粒红色的药丸,一仰头便吞了进去,这是她常吃的迷药,对女性有迷惑心智、提升性欲的作用,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掘女性身体的本能欲望。  很快,莫枫听到开关门的声音,同时听到方慧芬熟悉的声音响起:「主人,我进来了,您在吗?」  不同于在教室里听到的温柔可亲又不失严肃,此时此刻,方慧芬的声音中更多是一种畏惧和讨好,这让莫枫感到一种强烈的对比刺激,同时也有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,让他几乎忍不住就要冲出去将方老师按在门口奸淫。  方慧芬疑惑的看着安静的屋内空无一人,还以为是自己走错了放进,看了看门牌,没错,是9012,她疑惑的关上门,走进几步,问道:「有人在吗?」  还是没人回答。  方慧芬缓步走到床前,看见上面有一个塑料袋,解开一看,只见里面放了一个宽大的眼罩,一盒水果味的避孕套,以及一颗粉红色的跳蛋,看得她不由的微微面上泛红,心底叹了一口气,拿起跳蛋看了看,是一颗无线的,只是开关控制器不在这里,想来应该是那个陌生的主人身上。  按照短信中的约定,方慧芬带上眼罩,轻声说道道:「好了,主人,我已经戴上了,你在哪。」  莫枫小心翼翼的打开卫生间的门,看到方慧芬确实老老实实的卡上了眼罩,这才走到她的旁边,看着端坐在床边的女人,合体裁身的风衣,最上面两颗纽扣打开着,露出里面白色的深V领打底衫,浑圆鼓胀的半圆形乳球几乎要裂衣而出,看得他忍不住吞咽了两口吐沫。  因为房间里太过安静,这两声吞咽响亮异常,方慧芬在药力的催动下,放下矜持,讨好的媚笑道:「主人,是你吗?」  莫枫重重的嗯了一声。  方慧芬轻轻的掩住自己的胸口,笑道:「主人,人家的胸部美吗?」  莫枫没有说话,而是直接上了手,猛地一把握住那惊人鼓胀的半球,使劲一捏,弹性十足的乳球顿时被捏成了扁圆形,没想因为力度过大,方慧芬被捏的几乎要疼哭出来,赶忙哀求道:「好疼,哎呀,好疼,主人,请您轻点。」  莫枫没有理会她,鼻腔中喘着浓重的粗气,双手用力的握住方老师丰满的胸部,将她整个人推倒在床上,肆意的揉捏着她丰满的乳肉,不过动作上还是稍微放松了些手劲,手上用力一扯,急不可耐的将碍事的风衣扣子扯开,隔着薄薄的莫代尔打底衫和胸罩揉搓起来。  方慧芬不敢放抗,只能任由对方随意施为,失去了视觉了她,身体的感官变得格外的敏感,男人的大手有力的搓揉,将她被药力引动的身体愈发的推到愉悦的高潮,在陌生的环境下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像强奸一样的抚弄,竟然方慧芬在恐惧中有了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快感。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主人,轻点,啊……啊……芬奴的奶子要被主人捏爆了,啊……好舒服,主人,芬奴的身子好热,啊……啊……主人的手似乎有魔力呢,摸着人家舒服死了,啊啊……主人,芬奴的奶头都硬了,好舒服,嗯嗯嗯。」  方慧芬急促的喘着气,咬着下唇不住的呻吟着,肆无忌惮的卖弄着熟女的风情与骚媚,让莫枫在过足了手瘾的同时,也对方慧芬的品性更加鄙夷了三分。  让莫枫郁闷的是,不能说话的他无疑无法对方慧芬进行言语上的调教,好在方慧芬非常上道,淫词烂语张口就来,被女人的话挑逗的下身硬得发胀,莫枫一不做二不休,扯开皮带脱掉裤子,爬上床,坐在女人的腰间,把碍事的打底衫抹到胸部以上。  方慧芬的胸罩只能托到乳房的下半截,大半个乳房都露在外面,乳房在胸罩的衬托下,格外的坚挺,如同两座馒头山一般堆挤在胸前,两点嫣红点缀在其上,红褐色的乳晕摊在四周,性感而又漂亮。  「好美的一对乳房。」  莫枫忍不住在心底赞叹道,他伸手捻了捻女人的硬邦邦弹性十足的乳头,又调皮的将两个乳头朝内按压,惹得方慧芬情不自禁的呻吟了几声,看着她红艳艳张开的小嘴,莫枫忍不住低下头,吻上了女人的唇。  方慧芬主动的吐出舌头,与对方的舌头交织在一起,对于女人的主动配合,莫枫自然是乐于享受,女人的舌吻技巧非常的好,一开始还是莫枫主动,到后来变成方慧芬搂住对方的脖子,主动索吻。  变主为客的莫枫只得跟着方老师后面学习起吻技,同时双手不停,揉捏着那对鼓胀的大胸,惬意的浑身汗毛都竖起来,妙不可言。  直到感觉气息都有些不顺畅了,莫枫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女人迷人的小嘴,沿着她的下巴一路向下舔,目标直指高耸入云的双乳,一路舔来,风骚的方慧芬也是靡靡之声不断,听得莫枫刺激非凡,没有了束缚的阳具硬邦邦的抵在女人的大腿上,隔着黑色的丝袜,能明显感觉到她大腿的丰腴。  方慧芬也感觉到腿上的异物,笑吟吟的伸出手,轻轻的握住粗壮的阳具,在掌心中轻抚套弄,心中不自觉的拿来跟牛天禄的比了下,似乎差不多粗细长短,不禁心痒难耐,经过这幺多年的调教,她的身体被开发的极为敏感,更何况刚刚还吃了药,还有把柄在对方的手上,几方作用之下,她此刻就显得极为的淫荡,充满了刻意的讨好。  感觉到女人的手在自己的鸡巴上的动作,莫枫满意的耸了耸屁股,噙住女人胸前的乳头,用舌头裹住用力的吮吸起来。  「啊……好舒服,主人,啊……啊……嗯嗯,好舒服,主人,牙齿磨着人家的奶头,好舒服,啊……轻点,有点痛呢。」  方慧芬来来回回,反反复复的呻吟着,莫枫也懒得理会,只顾着自己爽,来回不停的左右舔咬着女人的美乳,双手用力的揉捏着,将丰盈的乳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,舌头惬意的在深邃的乳沟中来回的舔舐,一点一点的将方慧芬的欲望从身体里榨了出来,同时自己的欲望也在逐渐攀升,从胯下那胀得愈发粗壮的阳具就可以看得出。  方慧芬迫不及待的摸着男人的阳具,忍不住呻吟道:「主人,你的鸡巴好粗啊,又硬又长。」  莫枫得意的笑了笑,不过他自知比那个叫小天的男人还略逊一筹,所以只是把方慧芬的话当成是讨好和吹捧,一想到曾经还有别人的阳具在身下这个女人的身体里进出,他便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恶念。  狠狠在女人的乳头上咬了几下,痛得方慧芬忍不住哀叫连连,不晓得哪里得罪了这个煞星主人,但敏感的身体也隐隐约约从痛苦中感到几分令人不安的快感。  恋恋不舍的从女人的身体上爬起来,莫枫把自己剩下的衣服脱了个精光,同时也把女人下身的半身裙脱去,全身上下只留下性感的胸罩和内裤,以及黑色的连裤袜。  方慧芬感觉到身上的丝丝凉意,在药力的作用下,她不仅不感到羞涩,反而有种解脱的快感,轻巧的翻身,侧躺在床上,曼妙的曲线优雅而性感的展现在莫枫的面前,胸前的双丸沉甸甸的压在莫枫的心头,让他几乎移不开眼睛,端庄美丽的高中女教师华丽丽的变身为性感妖娆的床上尤物,惹得莫枫心头乱跳。  听到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,方慧芬满意的吐出香舌,在嘴角边舔了舔,一脸的春情媚意笑道:「主人,人家美吗?」  莫枫用贪婪而鄙夷的目光扫视着女人的前身,虽然下身已经完全勃起,不过他还不急着进入,反正时间多,他要好好的玩弄下这个女人,以发泄最近几日(淫色淫www.wo688.COM)来的郁结。  坐在女人的旁边,一手摸着她丰满的乳房,一手掀开她的裤袜,沿着她的平滑的小腹渐渐向私处滑去,方慧芬情动的夹紧双腿,将男人的手紧紧夹在火热的私处,然后上下摩擦着,呢喃的呻吟着,莫枫抚摸着她无毛光滑的阴户,不时的用手指抠挖着淫水涟涟的大阴唇,揉捻着敏感的阴蒂。  几番爱抚下来,胸前和胯下的敏感点都受到严重刺激的方慧芬有些按耐不住了,在药力的催逼下,她的身体已经瘙痒难耐,迫切的需要男人的肉棒来好好解渴,不由的哀求道:「主人,赫赫~ ,人家被你摸得浑身都难受,主人,主人,求求你,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肏我好不好,求求你了。」  一边说,她一边极力的往男人的身边凑,用自己丰满的乳房摩擦着男人的手臂,如果撒娇的宠物一般。  莫枫闻言淫笑着嘿嘿了两声,勾住女人的内裤和连裤袜,猛地将之拉到臀部以下,将女人翻了个身,弄趴在床上,露出雪白的脊背和高高撅起的屁股。  方慧芬的屁股又大又白,圆如满月,中间靠下的部分有一道分明的沟壑延伸到胯下,菊花周围的褶皱看起来格外的迷人,只是屁眼不是闭合,而是一个小圆洞。  莫枫好奇的用手指抠了抠女人的屁眼,身下的女人顿时有了反应,似乎很愉快的呻吟了几声,只见她屁股耸动,两团肥厚的臀肉仿佛活过来一般,抖起一阵雪白的肉海,屁眼更是连连收缩,竟然将莫枫的手指吞进去小半截。  莫枫见了更是大奇,见方慧芬哼哼唧唧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,便大着胆子将手指一点一点的往她的屁眼里塞,很快,一根中指就完全没在其中,莫枫动了动指头,方慧芬的身体立刻颤抖起来,娇喘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主人,轻点,啊……啊……舒服,嗯……嗯……」  莫枫见方慧芬舒服的模样,心中顿时不爽,明显这屁眼就是被开发过的样子,于是手上用劲,把方慧芬刺激的狂甩美臀,用力的高撅起屁股,肆意的求欢,口中更是大呼过瘾。  莫枫被方慧芬的淫叫弄得哭笑不得,原本是想惩戒她一番,却没想她竟然一副享受的模样,忽地想起自己带来的道具还未用上,赶紧掏出了那枚跳蛋,又拆开一个避孕套,将跳蛋装了进去,这玩意还是他第一次用,使用也是参考说明书上写的。  将跳蛋的开关打开,抵在女人的屁眼上,轻轻的顺时针摇晃着,方慧芬身体微微的颤抖,摇摆着雪臀,连连呻吟着,虽然跳蛋比手指粗了许多,但是在一点点的刺激下,最终跳蛋还是完整的进入了女人的屁眼,只留下半截避孕套还露在外面。  感觉到跳蛋完全进入,方慧芬这才气喘吁吁的喘了一口气,扭动了两下屁股,察觉到里面坚硬的异物,那种充实的肿胀感,让她心中的欲火消减了一些,身体轻松了不少,连忙拜谢道:「谢谢主人赏赐的跳蛋,啊,人家的屁眼都被完全堵住了,好紧,好胀。」  莫枫嘿嘿冷笑了两声,贪婪的抚摸着女人的雪臀,同时侧躺下身子,靠在女人的旁边,寻上她的香唇,一边把玩着她的屁股,一边亲吻起来,方慧芬用硕大的双乳研磨着男人的胸膛,扭动着屁股,用阴唇不停的摩擦着男人粗壮的阳具,迫不及待的的想让男人使劲的肏她,可惜吻了半天,莫枫就是没有动作,她几次主动想把鸡巴套进去,可偏偏对方总是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躲开,恨得她牙直痒,不断的哀求着。  良久,莫枫才惬意的松开女人的唇,见她一脸的欲求不满,便伸手掏了掏她的胯下,乖乖,阴蒂都肿大如同个小樱桃似的,轻轻触碰了下阴唇,那淫水瞬间便将整个手指都打湿了,显然是情欲到了极点。  莫枫也是忍得辛苦,见方慧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决定再给她加把力,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跳蛋的控制器,将速度调至中档,只见方慧芬的嘴巴突然张成了一个O型,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,雪臀不要命死的狂抖,双手一手捂着自己的屁眼,一手探到胯下,身子弓起来,大声的呻吟道:「啊啊啊啊啊,太刺激了,呜呜呜呜,太刺激了,好爽,好舒服,呜呜呜,啊啊啊。」  随着莫枫将速度继续调高,方慧芬也是被刺激更甚,大声的嘶吼呻吟着,突然间她身子一松,整个人无力的摔倒在床上,大口的喘着粗气,莫枫连忙停下跳蛋,掰开女人的手,胯下一片骚腥,阴唇微微的闭合吞吐,淫水止不住的往外流着。  莫枫也被刺激的不行,用力的分开女人的双腿,将硕大的龟头抵在她的阴唇上摩擦了两下,然后一挺腰,在淫水的润滑下,整个鸡巴全数没入,瞬间便被温热的腔壁紧紧夹住,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哦的愉悦呻吟。  「啊……主人,你的鸡巴真粗,啊……插的好深。」  方慧芬呢喃的呻吟道。  莫枫没有急着动,而是静静的享受着女人阴道的炙热,双手按在女人的胸前,把玩着那对丰盈的美乳,然后才缓缓的耸动起屁股,阳具在女人的阴道里抽动起来,同时他恶趣味的再次打开跳蛋的开关,以低速在女人的屁眼里震动起来。  刚刚被跳蛋弄上一次高潮的方慧芬还没有来得及休息,再次被异物入侵的身体立刻有兴奋起来,阴道被男人的阳具塞得满满当当,那种肿胀的充实感难以言表,还没等她完全进入状态,便感到屁眼也传来一阵震动的酥麻,双重夹击让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神,癫狂似的大声呻吟道:「啊啊啊……不行,主人,这样太刺激了,呜呜呜,啊啊啊……舒服啊,啊啊啊,再深一点。」  莫枫也爽的不行,阳具和女人腔壁的摩擦带来无与伦比的强烈快感,他咬紧牙关,生怕一不留神说出什幺话就麻烦了,只有浓重的鼻息表现出他内心此刻的愉悦与畅快,隔着腔壁,他甚至能感觉到跳蛋在女人的直肠中跳动,丝丝震动感,让他进出之间更加的舒服。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,呜呜呜,主人,好舒服,我的前后被被干()了,啊啊啊,我真是淫荡又下贱,呜呜呜呜,主人,再用力一点,再深一点,把我肏死吧,我没脸再活着了,啊啊啊,不行了,我不行了,啊啊啊啊,主人。」  方慧芬在一连串的激昂呻吟中,再次被对方肏上了高潮。  连续的两次高潮,让方慧芬颇感疲惫,但是身上的男人好似完全没有射精的意思,粗壮的阳具有力的在她的阴道里不停的进出耸动,没有太多花哨的技巧,完全就是实打实的一次次直根到底,每一次都仿佛深深的抵在她的花心深处,屁眼里的跳蛋也是持续的产生着令她癫狂痴迷的快感,没几下,方慧芬再次被迫进入了兴奋的状态,咿呀的呻吟着,扭动着身躯迎合起来。  莫枫一边用力的肏着女人炙热的骚屄,一边得意的看着方慧芬情动风骚的妩媚样子,这一刻她哪里有半分老师的模样,只不过一个单纯沉迷于肉欲中不能自拔的美艳女子罢了,痛快的揉捏着女人的巨乳,快速的耸动着,听着女人愉悦而浪叫的呻吟,他的心快活到了极点,也深深的沉迷于其中。  方慧芬叫的嗓子都有些沙哑了,被蒙住双眼的她对时间都无法准确判断,也不知道男人到底在她身上驰骋了多久,只是这耐力实在是惊人,直到她第四次被肏上高潮,也感觉到男人的龟头似乎在剧烈的调动,有喷发之兆。  「不要射在里面。」  方慧芬急忙喊道,然后连忙补充道,「我现在是危险期,会怀孕的。」  虽然莫枫不介意让身下这个女人大起肚子,不过还是听从了对方的建议,拔出湿淋淋的鸡巴,身子往前挪了挪,一屁股坐在女人丰满的乳房上,得意的挺着硬邦邦的大鸡巴扭动了两下屁股,还别说,软软的乳房垫子坐起来还真舒服。  感觉到脸前一股热气逼人,骚腥的气息扑鼻,方慧芬会意的张开嘴,双手准确的握住湿漉漉的阳具,快速的套弄了两下,媚笑道:「主人,请您在芬奴的嘴里射精吧。」  说完,她微微抬起头,吻上了莫枫的龟头。  莫枫得意的笑了笑,腰身一挺,整个龟头就尽数抵了进去,女人的舌头瞬间就围了上了,裹住龟头用力的吮吸,双手不停的套弄着阳具,抚弄着他的睾丸,臻首微微的耸动,使出浑身解数讨好着对方,方慧芬的口交技术相当娴熟,伺候的莫枫惬意的眯着眼睛,手托着女人的后脑勺,静静的享受着她的口舌侍奉。  方慧芬原本以为对方已经到了发射的边缘,没曾想,弄了几分钟还是不见动静,只得加快速度,把鸡巴尽量往喉咙里塞,用喉管卡住龟头,借着吞咽的动作,大大增强了口交的快感。  莫枫在对方使出深喉绝技后,也是不做挣扎了,他也是到了射精的临界点,精关一松,打量的精液喷涌着射进方慧芬的喉咙深处,饶是她早有心理准备连连吞咽,也是有些来不及,大量的精液从她的嘴角溢出。  莫枫见状连忙把鸡巴拔出来,女人的手紧随其后,捂住自己的嘴巴,生怕自己不小心呕出来惹得对方不快,还没有射完精的阳具连连抖动,白浊的精液射得女人满头满脸,看着女人这般模样,莫枫顿时又生出几分冲动,还未完全软下去的阳具仿佛被注入了新的活力,再次膨胀起来。  嘿嘿的淫笑了两声,莫枫再次爬上了女人的身体,阳具在女人湿漉漉的阴道中逐渐变得粗壮而坚硬,连续四次高潮后,疲惫不堪的方慧芬不得不再次打起精神,她甚至来不及抹去脸上的精液,迎合起男人的抽插。  几番交合下来,方慧芬对于男人的实力甘拜下风,他简直就是一头精力无穷的公牛,一刻不停的在她的身上发泄着欲望,她的胃里满是男人的精液,对方射了三次,尽数射在她的口中,最后一次明显不如前两次来的浓稠,让她感觉到对方也是强弩之末,这才松了口气,只觉浑身酸软,也不知道被肏上了多少次的高潮,此时此刻,她四肢百骸都有些酸麻,只恨不得沉沉睡去才好。  莫枫也确实是没有精力了,方慧芬的肉体充满了无穷的魔力,让他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侵占着她的身躯,看看时间,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,旺盛的精力也发泄一空,他满足的抱着方慧芬动人的身躯,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,细细的品味着怀中的女人。  两人歇息了片刻,气力逐渐恢复了一些,突然,方慧芬小声的问道:「主人,你今年多大了?」  莫枫自然不会回答她,只听她自说自话的说道:「主人,你应该是很年轻吧,我从你的皮肤上摸出来,中年人绝对不会有你这幺有弹性的皮肤,你到底是谁?」  莫枫嘿嘿的低笑了两声,手上微微用力,在女人的奶头上捏了一下,方慧芬吃痛,只得气馁的说道:「好啦好啦,我知道了,我不问了,除非主人你亲口告诉我。」  莫枫这次表扬似的揉了两下刚刚被捏过的奶头,旋即方慧芬小心翼翼的问道:「主人,我我今天的表现你还满意吗?」  莫枫在她的乳房上按了一下,似乎是肯定的意思,方慧芬这才笑了笑,说道:「那,主人,你答应我,绝对不能碰我的女儿,好吗?昨天你发来的短信让我担心了一晚上。」  莫枫刚刚把一肚子怨气都发泄掉了,这会儿自然不可不可,用在女人的乳房了按了两下,喜得方慧芬一把抱住对方,像小狗似的用脸颊摩擦着对方的胸膛,说道:「谢谢你,主人。」  说完,她迟疑了下,羞涩的说道,「主人,刚刚被你干()得好舒服。」  莫枫的下体因为这句话顿时有了反应,硬挺的抵在方慧芬的小腹部,吓得她赶忙说道:「今天不行了,主人,你先饶过我吧,我已经没有力气了。」  莫枫也是有心无力,刚刚不过是本能反应罢了,方慧芬的反应让她颇为得意,笑着在她的脸颊上捏了两下。  两人相拥爱抚着,莫枫心中颇有种摘下对方眼罩的冲动,如果方慧芬看到刚刚奸淫她的是自己的学生,不知道作何感想,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罢了,他还是不太敢直面对方,反正来日(淫色淫www.wo688.COM)方长,有机会再说。  温存了片刻,莫枫连澡都没有洗,便匆匆离去了,把眼罩、跳蛋和避孕套都留了下来,听了关门声,方慧芬这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,掀开眼罩,苦笑着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,低头看了看比干()得有些红肿的阴唇,颇有些心悸,下意识的夹紧双腿,苦笑连连,然后又咬着下唇从屁眼里把跳蛋拽出来,看着避孕套的前端有些屎黄色,羞得她不敢再看。  在卫生间里洗了个澡,恢复了一些精神方慧芬这才从包里掏出手机,几个未接电话和短信都是女儿的,进门之前,她特意将手机调成了静音,想了想,她没有回复电话,赶紧穿上衣服,将跳蛋、避孕套、眼罩也一起放入了坤包内,检视了下四周,见没有什幺遗漏,这才悄然离去。
评论加载中..